?
 首頁
用戶登陸:  密碼:   快速注冊  
分站: 中國西部煤炭網  華北站  西北站  西南站  華中站 | 東北站 | 校友錄 | 回音壁
 首  頁  煤炭新聞  政策法規  新聞寫作  技術論文  項目合作  文秘天地  礦山安全  事故案例  煤市分析  煤價行情  煤炭供求  物資調劑  礦山機電  煤礦人才  

杜飛燕:父親的“三部手機”

中國煤炭新聞網 2019/6/30 21:26:44    散文薈萃
  
    我的父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瓦匠,從我記事起,父親就每天起早貪黑、披星戴月的忙碌著,只要不是下雨天,我幾乎都看不到父親的身影,就這樣一直維持著家里的生計并供我們姐妹倆讀完學。
    一次,我回家探望父母,等到晚上9點多還不見父親回來,再三詢問母親之后才知道,父親是在趕工,當天就想把那家的活干完,為的是第二天能開始另外一家的“工程”,這樣就能多掙點。
    “哎呀,這腿和腰都塊疼死了… …”說著,一個疲憊不堪的聲音從院子傳來,我起身從屋里慢慢走了出去。
只見父親彎著背,咬著牙齒,忍著疼痛將沾滿水泥的上衣和褲子脫下,直接癱坐在凳子上,翻看著自己手中的手機。他的頭發早已被混在一起的汗水和水泥黏成了一片,臉上全是灰,被水泥腐蝕后的手指貼滿了創可貼,我頓時淚流滿面,胸口陣陣刺痛。
    小時候家里條件不好,父親為了不讓我們輟學,每天起早貪黑干個不停。等我們長大了,他的身體也累垮了,也到了該治病的時候了,為了不給我們姐妹倆造成負擔,他每天辛苦干活就是為了給自己賺點生活費以及醫藥費,他最常說的話就是,“不用買任何東西,我什么都不缺,把錢攢著,別亂花。”
    “爸,你怎么才回來?”我輕聲問道。
    “你怎么來了?怎么也不給爸提前打個電話。”父親扭過頭,吃驚的望著身后的我說道。
    “你的手機怎么了?”說著我便奪過他的手機,只見屏幕碎的幾乎都看不到字跡,按鍵也幾乎沒有了反應。
    “沒事,還能用,我又不玩其他的,我試過了,接打電話不礙事的!”父親急忙解釋道。
    這是父親的第二部手機,也是我為父親買的第一部手機,我清楚的記得,當時剛剛開始流行半智能手機,我沒打招呼便買了這部回去,父親當時就大發雷霆,說我亂花錢,硬是拉著我去城里退,當店員告訴他不能退貨的時候,他才死了心,后來聽母親說為了這部手機,父親心疼的好幾夜都沒睡好覺,硬是當寶貝一樣用了整整5年。
    小時候家里很窮,基本的生活都沒有保障,更談不上這些當時所謂的“奢侈品”,父親的第一部手機是一部二手機子,我清楚的記得父親當時的工錢是一天25塊錢,為了方便與學校還有我們姊妹的聯系,他用100塊錢買了它,一用就是7年多,這部手機我記憶最深刻,因為它承載了我們全家人美好的回憶。
    如今的我們早已長大成人,有了各自的工作,也組建了自己的小家,可父親依然堅持干著自己的“老本行”,不管我們再怎么央求,他都不肯停下來,總說自己還能堅持幾年。
    最近的一次休假,我又回了趟家,還是沒有經過他的同意,為他買了這第三部手機,5.5寸的大屏幕,為他下載了他最喜歡看的今日頭條、搞笑視頻等,也將屏幕上的字號改了大點的字號,方便他看清楚。父親依然說我亂花錢,說我不該為他買這么貴的手機,他用著浪費。但當我看著父親帶著耳機享受著新手機給他帶來的喜悅時,我知道是我錯了,我早該盡孝了,以前是他愛我擔心我,才不讓我破費,而如今他已年邁,作為兒女的我就應當盡全力讓他好好享受享受,不能再讓他再為我擔憂了。
    父親的愛是含蓄的,父親的愛是粗糙的。就像他這雙貼滿創可貼的手一樣,不懂得如何去裝飾,他總是默默的奉獻著,很多時候是我忽視了對他的關懷。自此,我暗自發誓,往后余生,我會及時盡孝,盡我所能不讓他受這么多的苦,讓他多享點福。


作者:陜西龍門鋼鐵有限責任公司 杜飛燕      編 輯:一鳴
本網站新聞版權歸中國煤炭新聞網與作者共同所有。任何網絡媒體或個人轉載,必須注明“來源:中國煤炭新聞網(www.kbfaeo.live)及其原創作者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?
本站實名:中國煤炭新聞網 中國煤炭資訊網
地址:重慶高新區陳家坪一城新界A棟3-3 郵編:400039
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備案序號:渝ICP備05006183號
編輯部電話:(023)68178115、61560944
廣告部電話:(023)68178780、13996236963、13883284332
編輯部:
業務合作:   QQ群:73436514
Loading...
北京赛车pk10彩票